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礼新闻 > 书画动态 >
国礼新闻

诗魂书骨壮山河 ——邵秉仁自书诗《七律·鹿回

时间:2019-09-28 22:56    点击:

书法是尚技的艺术,而其内在精神是文化,是诗意。诗书为一、辞翰双美为传统而又完美的表达形式,邵秉仁长期致力于这一艺术形式的探索,品其近作《七律·鹿回头》,为其爱国赤诚、高华意境深深震撼,更为其坚毅的精神而心折不已。

    “鹿回头”为海南三亚的重要景点,是海南岛最南端的山头。此山三面临海,登上山顶,三亚全景尽收眼底。首联起笔入题,总写鹿回头风光之美。“胜景魂牵是琼州”,“琼州”为海南之别称,唐贞观五年置琼州。“胜景”, “魂牵”二字为全诗之情感线索。“濛濛烟雨鹿回头”,点明描写的对象,雨中看山,灵气氤氲,瑰奇壮观。古人论画:“山之精神写不出,以烟霞写之”,“濛濛烟雨”四字极富情韵,写出了山之精神。颔联:“鸟鸣绿树呼情侣,猴戏红棉动白鸥。”一句化用《诗经》:“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”之意象,诗人用白描手法描绘鸟儿软语相依的神态,猿猴悠然自得的神情,呈现这方山水的原生态。

    颔联写近景,采取赋法描写山色的空蒙秀丽,环境的静谧安和,反衬手法运用成功,以绿衬红,以动衬静,读来油然想起杜甫“江碧鸟逾白,山青花欲然”之诗意。

    颈联:“南海风翻千载浪,指山荫蕴万年幽”,描写背景意象,视角由仰视近观改为远眺鸟瞰,运用散点观照的绘画原理,描写整个海南的风光,驰目千里,游心万仞,展现一幅水阔山苍的壮美图卷。“千载”“万年”表明这方宁静、饶有诗意的山水,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神圣领土!诗作以南海之浩茫、五指山之巍峨衬托鹿回头这一主体意象的突兀峥嵘,强化画面高远、平远、深远的多维空间,形成立体感。

    尾联:“任凭波诡狂飙起,十亿丹心固鼎瓯”,表达中华儿女捍卫神圣领土的坚定决心,奏出了时代的最强音!“波诡狂飙”指代敌对势力对我国领土的入侵。“鼎瓯”,“宝鼎金瓯”之简称,指代神圣领土。尾联笔锋一转,波澜突起,运用比兴意象含蓄地告诉读者:江山多娇,豺狼窥视,守卫边疆,神圣领土寸土不让!

    这是一首时代感强烈、意境瑰玮的诗篇,诗人以如椽之笔描绘了壮美的南海风光,表达了捍卫神圣领土的深刻主题。诗画交融是此诗的主要特色。此诗深受王维诗风的影响,以白描手法写景状物,水色山光,历历如画:鸟鸣绿树,猴戏红棉,南海波翻,指山葱郁,这是我们多静多美的家园!诗人善用反衬,红与绿、动与静、远与近、高与低构成强烈对比,让读者游目骋怀,领略这方灵山圣水的壮丽妖娆,寄予对祖国山河的热爱之情,含蓄地告诉读者:这方山水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永远是中华民族的神圣领土,敢有豺狼出没,坚决将其驱逐出境。这种反衬层层推进,情至象生,佳境迭现。鸟的鸣叫,猴的嬉戏,长风浩荡,碧涛汹涌,这些动象的描写反衬了整个境界的幽静,而这种静的境界,又反衬出“波诡狂飙”的气势汹汹,写出了敌对势力唯恐天下不乱的丑态,他们在南海挑起事端,猖狂无忌,大有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之势,但整个境界还是幽静的,暗示着敌对势力的一切挑衅行为都是徒劳的,南海永远是中国的南海!

    古人说,深视书者,唯观神采,不见字形。此作为六尺整幅,通观全篇,气势豪荡,意象飞动,以纵逸的线条、清雄的体势、瑰玮的神采遣意抒情,在读者面前展现一幅高美深秀、元气淋漓的画卷。诗是无形画,书是有形诗,书品将无形之画与有形之诗浑化为一。邵秉仁的书法对以“二王”为代表的帖系书风遗形取神,以晋韵为指归。细品此作,深得羲之《上虞帖》、《游目帖》之余绪,献之《鸭头丸》、《地黄汤帖》之遗意,又朗现米芾《苕溪诗》、《蜀素帖》萧散简远之神韵。结体寓森严于纵逸,蓄圆劲于蹈厉,变化倏忽,莫可端倪,字殊态异,龙威虎震,仿佛守卫南海的边防战士,个个外露猛厉,枕戈待旦。章法上下属连,气韵贯通,起笔收笔,微妙爽利,牵丝萦带,婀娜多变,既笔走龙蛇,又神采飞扬。用笔中侧兼施,方圆并用,圆浑而有力度,迅捷而有变化,中锋的使用,使线条产生一波三折、万毫齐力的生命力感;侧锋的引入,使书境平添了千般风流、万种仪态。书家妙于用墨,浓墨重笔,润如春雨,枯笔飞白,干裂秋风,雄强的力感与浓郁的书卷气忻合为一。

    诗魂书骨壮山河。《鹿回头》一诗辞翰双美,情文流畅,既是创作主体逸气豪情的抒发,也是时代精神的折射,尝一脔肉,便知一鼎之羹,一镬之味。邵秉仁的艺术创作体现了深厚的家国情怀,真挚的情感与精湛的技法妙合无垠,意象鲜活,情感饱和,朗现尚雅的美感特征,品此佳作,更增强我们民族的凝聚力与自豪感,激发中华儿女敢于亮剑的勇气和决心。